登录 新用户注册

文人与园林丨景面文心,从意出形


[ 关闭本页 ] 2017年08月21日

导语


园林之美,首在意境

有诗,有画

有红袖,有墨香

能助游兴,能成文章

此乃文人之园

看松读画,汲古修心

看骤雨初晴,听风来荷举

或觥筹交错,或月下独酌

便是文人之气


      中国园林起源于商周秦汉,转折于东汉、魏晋南北朝,繁盛于隋唐,成熟于两宋,明清时期则成就了中国古典园林的辉煌。隋唐时期,伴随着经济、文化的繁荣,以诗入园、因画成景的做法已很成熟,私家园林向文人化的方向发展;两宋园林创作更加重视意境和内涵,从这一时期的山水画与诗词歌赋便可以看出,文人园林的发展最为突出。

文人墨客怎么和园林结下了不解之缘呢?

      园林首先是文人致仕的一种方式。恰如陶渊明所说的:“悟以往之不谏,知来者之可追。”而文人孜孜以求的新的生活,其实就落在园子里。对于陶渊明而言,园中生活似乎是以往无可追悔之仕途生涯的幡然悔悟,而一旦觉醒,所面对的一切都是那么轻飏、雀跃而欣欣然,诗人一见到家的影子,就如同一个游子、赤子一样,奔涌而去,扑向家的怀抱,“乃瞻衡宇,载欣载奔”,这种脱离樊笼,复返自然的欣喜几乎溢于言表。

      园林于文人还有一层在野之朝的情谊。所谓园林清议,不过是临泉之余,裁量人物,品评时事,抑或如范文正公所言,处江湖之远不忘庙堂之忧。这方面的例子,远有七贤竹林之幽旷,近有东林书院之声声入耳,事事关心。

      琴韵书香中的雅集是中国文人园中最值得夸耀之处,前有金谷、兰亭,后有如“辋川雅集”。后世流传的《辋川集》作为一种文人园林中相酬答的模式,就是在一唱一和中把园林之美,情趣之乐、之雅充分展现出来的。园林雅集继承的是魏晋遗风,如金谷之令,兰亭之集。

      唯有到了这个阶段,文人园历史上所谓“梁园文风,金谷游宴,兰亭雅会”,各样的风流文采,诗文书画,秀彝珍赏乃至琴瑟声伎才算是完全融合到一处。园林才有幸成为几乎所有门类中华传统艺术的汇集地。这种情境之下,所谓“构园得体,借景有因”也都有了立足之处,诗文、造园皆由情趣而作。皆有一曲三折,起承转合。造园者,则如文人,画士、曲师、山子乃至花匠,雅俗同台,相互参机。

      园林之美,首在意境,强调“虽由人作,宛自天开”。人入园中,有诗,有画,有红袖,有墨香,能助游兴,能成文章。这样的园子,或富丽楼台,或闲云野鹤,皆称得文人之园。于此园中,看松读画,汲古修心,便是文人气;看骤雨初晴,听风来荷举,可觥筹交错,亦可月下独酌;可引“有限之景,兴无限之情,生不尽之意”(陈从周语);于此园中可听松、听雨、听雪、听鹂;亦可读书、读画、读诗、读文,虽红袖添香,但终不脱一个“文”字,一份书卷气。即所谓“人生只合君家住(园林即君家),借得青山(美景)又借书(文)”。有了这份情致,市井陋巷之园,山水林泉之园,乡野畎亩之园,便皆可称为文人之园。

      本文整理自《筑苑·文人花园》后记。本书作者王劲韬,西安建筑科技大学教授,住房城乡建设部市长培训中心特聘教授,美国景观师协会Asla会员。研究方向为中国古代园林史研究,中日古典园林构成、景观元素比较研究,中国叠山艺术史、技术史、材料史、人物史研究,景观规划设计表达研究等。

诗文题字:吴燕生,朗迪景观建造(深圳)有限公司董事长;文字整理:孙炎




  文人花园·筑苑

38.00

官网购买

淘宝购买

微店购买


声明

本文文字及图片版权归中国建材工业出版社所有,未经我社同意不得转载。如需转载请直接在公众号下方留言或发邮件至jccbs001@sina.com。​​​​

(本文作者:孙炎)